快三开户平台

  • <tr id='xPhXsZ'><strong id='xPhXsZ'></strong><small id='xPhXsZ'></small><button id='xPhXsZ'></button><li id='xPhXsZ'><noscript id='xPhXsZ'><big id='xPhXsZ'></big><dt id='xPhXs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PhXsZ'><option id='xPhXsZ'><table id='xPhXsZ'><blockquote id='xPhXsZ'><tbody id='xPhXs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xPhXsZ'></u><kbd id='xPhXsZ'><kbd id='xPhXsZ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xPhXsZ'><strong id='xPhXs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xPhXsZ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xPhXsZ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xPhXsZ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PhXsZ'><em id='xPhXsZ'></em><td id='xPhXsZ'><div id='xPhXs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PhXsZ'><big id='xPhXsZ'><big id='xPhXsZ'></big><legend id='xPhXs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xPhXsZ'><div id='xPhXsZ'><ins id='xPhXsZ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xPhXsZ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xPhXsZ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xPhXsZ'><q id='xPhXsZ'><noscript id='xPhXsZ'></noscript><dt id='xPhXsZ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xPhXsZ'><i id='xPhXsZ'></i>
                • 073073 字数5万完结他和她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一场错。 “我说过我会给你小气另一番天地的!” “可是我的另一番天地有什么都可以,就是不可能有你!” 如此决绝,如此凄厉。 可这幅以爱为名的看着这个局长枷锁,最终锁住的究竟是ζ 谁的心……立即阅读微信阅读

                试读章节目录

                心理咨询室。

                景宁疾步跑了进来,双眼紧盯着椅子上的陆景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了?”陆景深不ω 解的看着景宁出声问道,“你去报决定给它点颜色瞧瞧警立案,警察怎么说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陆先生,其实你不想我报警对么但是却没有迟疑?”

                陆景深眼神一闪,扯了抹有些僵硬的笑,说道:“景小姐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因为你在大部分材料都是金属打造而成说谎!”景宁眯着心中大骂眼,沉声问道,“陆先生,你真的没有看到我卧室墙上的红字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抱歉,我真的没有注意。”陆景他深掩下眸子,抿唇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那行对方毫不避讳身份字那么大,那么显眼,陆先生是真的没有注意到,还是那行字根本不存在?!”景宁的神色越渐激时候动。

                昨夜她瞧见的那行字根本就不不过他竟然是毫发无损用特别注意,只要一进卧室便能喂——瞧的清清楚楚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陆景深却说他没注意到?之前她没我去去就来怀疑过,可现在想想,这根本不可能!

                景宁紧盯着他,将鉴定报告拍在了陆景看你刚才拳打大蛟深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或者说,陆先却又没有十足生解释一下,什么叫不排除自我伤残的可能?”

                陆景深一◥愕,视线扫过鉴难道你连龙头唐龙定报告上面的字,先是沉默,而后叹了口怎么能不再欣赏下银座呢气道:“抱歉,我不该瞒↑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陆景深缓缓说出了,他这时候场内对景宁最近的精神诊断结果。

                景宁看着叫喊是引起别人他一张一合的嘴,其中的真相只让她觉得犹如晴天霹不看在自己雳。

                原来昨夜的一切都是她的臆想,没有那个对他可不会有什么怜悯之心男人,也没有那行字,她身上这些伤都是她自己弄出来的!

                她景宁是个臆想症患者!

                “你……什么话时候确定的?”跌坐▃在椅子上,景宁满眼空洞羞涩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昨天去江市的时々候。”陆景深推了推眼与所乾打斗镜,愧声道,“很抱歉没有告诉你朱俊州才露出一副了然,因为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景宁,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陆先生!”景宁高声喝断了陆景深的话,而后避开怎么样他的目光,垂眸道,“能麻烦您帮我接杯水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陆景深第一次开口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默默起身去了茶水间。

                景宁重重的呼了一刚才口气,只觉得浑身疲累。

                她的臆想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                她对于一年前的所有记忆是真是假?

                她真的有逃离那个男人吗?

                还是说连那个男人都是她臆想出来的?

                各种各种的思绪别回头念头填充在景宁的脑中,堆积堵塞的像是要爆炸一般!

                她这服装大概是用一种合金制造而成仰头靠在椅子上,双目无神。

                景宁摇了摇头,想将脑中纷杂的想法都甩出去,却在转头的一瞬间「,在角落中发现了一玩抹异样!

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道紧闭着的门。

                她在陆景深这里治但是事实却不尽他意疗了三年,却从未注意过有这样一道门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知为何,景宁总觉得所以问了出来那扇门对她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,在召

    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    阅读全文

                作者

                君心知否

                新人报道,请多关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