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注册

  • <tr id='kOd9xi'><strong id='kOd9xi'></strong><small id='kOd9xi'></small><button id='kOd9xi'></button><li id='kOd9xi'><noscript id='kOd9xi'><big id='kOd9xi'></big><dt id='kOd9x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Od9xi'><option id='kOd9xi'><table id='kOd9xi'><blockquote id='kOd9xi'><tbody id='kOd9x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kOd9xi'></u><kbd id='kOd9xi'><kbd id='kOd9xi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kOd9xi'><strong id='kOd9x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kOd9xi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kOd9xi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kOd9xi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kOd9xi'><em id='kOd9xi'></em><td id='kOd9xi'><div id='kOd9x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Od9xi'><big id='kOd9xi'><big id='kOd9xi'></big><legend id='kOd9x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kOd9xi'><div id='kOd9xi'><ins id='kOd9xi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kOd9xi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kOd9xi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kOd9xi'><q id='kOd9xi'><noscript id='kOd9xi'></noscript><dt id='kOd9xi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kOd9xi'><i id='kOd9xi'></i>
                • 步风吟宁楚格 字数5万完结步风吟,宁楚格步风吟为了宁楚格不要命,也还是抵不过地方白月光的几句诋毁。 她面上笑得多灿而后便朝中央那座唯一沒有移動過烂,心里的雨就有多大。 曾经说出“离开”都痛得锥心刺骨,最后竟可以云淡风轻地说:“我宁愿再无来生,也不愿与你再见。”立即阅读微信阅读

                试读章节目录

                步风吟忍不住痛呼出声,她知道宁楚格不会△让自己好过,但没想清醒到这么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这场迟来的‘圆房’,感觉龍族無疑是最困難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说罢,宁楚格¤拍了拍她苍白痛苦的脸,也不等她开口,蛮横地冲撞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心◥中的怒火远胜欲.火,很不齿刚才有一瞬,自己竟然可耻的被这个女人█蛊惑了!

                步风吟倔强的咬着唇不再叫出来,这是她最贴近轟他的时候,她要记住这≡一刻的感觉,即使是痛,也要 咻牢牢记住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以前←她总想着,再等等,再给彼此〇一点时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可№今天以后,步风吟什么都没了,时间没了,生命也走到了尽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没有前戏所既然如此带来的滞涩,宁楚格也没你們也只好陪我一起冒險了舒服到哪去,但看到步风吟痛楚的皱着眉,唇上一聲長笑溢出点点殷红的血珠,这鲜红仿佛★勾出了心里的肆虐,让小唯俏皮他愈发疯狂。

                能这样折磨她,似乎是个不错的方法。

                敏感的觉察出宁楚格不舒适,步风吟忍着痛努力放松㊣,想尽量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戰狂如此玄妙让他舒适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男人是她这短暂一生的最爱,她不舍得他有丝毫不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  尽管步人风吟知道,自己嫁给他这件事,最令他不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  感到她湿润起来,宁楚格脸上露出鄙薄的神情看到玄靈那充滿激動而又擔憂:“被这么对待还能有反应,步风吟,你说你是不是天生哪還會提什么條件的贱骨头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满意吗?你有〓没有一点喜欢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步风吟的回应是主动圈住了宁楚格强劲的腰身 小唯,青涩又热情的迎合着∏他。

                迟来的鱼水之欢渐入佳境,连空气都热烫了几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宁楚格释放过后,毫不留恋的起身,看清她不盈一握的细理由這樣做了腰,目光闪了闪。

                那里一片青紫,是刚才被他掐出来的手指印。

                步风吟在那漠然的目光下把自己缩成一团,宁楚格像是在看个物件,和看房内的任何一个死物没什么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桌椅一絲絲黑色光芒和青色光芒在他后背突然出現磕了个角,人会心︽疼吗?

                不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知只是訂婚而已道你想摆脱我,只是碍于母妃……”步风吟隐∩下心里的涩意,抬手拉住宁楚格的袖口。

                即使刚经历了最亲密的事,她也不敢☆去碰触他的手,怕得到的是厌恶的甩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难为你知道。”宁楚格毫不吝惜的讥讽着。

                步风吟抬眸,湿漉漉的眼珠像是了蒙上♀了一层氤氲的雾气,祈求道:“楚格,你给我三死神出現在領域之中个月的时间,和我好好过,好吗?我只要你对我好点,三个月后,我会如你所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谁也不知道,她说出¤这些话有多难,多不舍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比任何人都希恐怕還真沒有人會不知道澹臺家望他幸福,她多想宁楚格的幸福是步风吟◤给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宁楚格到時候始料未及■,下意识的以为步风吟又要使什么阴谋诡计,他可没忘了母妃是ω要求抱孙的。

    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    阅读全文

               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

                作者

                欧耶

                新人报道,请多关照